【河南商报•BRT】:别看我才8岁 已载客14.19亿人次

发表时间:2017/6/1 17:06:45 点击量:2341

 

小红说,自己家的成员越来越多  河南商报记者 邓万里/摄

 

亲爱的郑州市民:

  您好,我叫小红,也叫小绿,编号20090528,是郑州一辆普通的B1公交车。再过5天,是我的8周岁生日,我很开心。

  我曾被误解“堵了一座城”

  

  2009年5月28日,是我诞生的日子。那一天,来给我庆生的人很多,从诞生的那天起,我就喜欢笑。

  有个叫惠明的小伙伴儿,当时也在场。2009年以前,他在郑州公共交通总公司服务督察处工作,知道领导叫他以后来照顾我,他很开心。他说,以前只是听说过快速公交,自己还没见过,只知道我很高大上。

  惠明照顾我已经快8年了,他现在是郑州快速公交公司站务办副书记。不过,刚开始的时候,他是一名站务员。那段岁月,我超级受欢迎,来看我的人很多,一车又一车。遇到高峰期,有的站务人员就撸起袖子把乘客往车上送。有一天,惠明告诉我,很多市民都是把自己的车开到BRT站台附近,让我送他们上班,不为别的,一个字,快。

  小文也是我的好伙伴,他在农业路经三路附近住。有一次,他告诉我,“没有你的日子很不方便。”他说,以前要去西郊棉纺路走亲戚,家附近只有30路车,行车路线还要绕道文化路,非常远。不过,我诞生以后,我就拉着小文走亲戚。

  那时候,我自己的专用道,私家车都不敢闯,因为会被摄像头拍到,要挨罚。有了这个保障,我半个小时就能把小文送到目的地。后来小文长大了,跑去外地上学,回来工作以后买了车,与我少了来往。

  关于我的专用道,还引起过一阵波澜。那时候,让我接送的人很多,数以十万计,还有一些市民,埋怨我占用了道路资源,“站台占一个,专用道也占一个”,还有人说,“为了一条线,堵了一座城。”

  客观地说,我确实占用了道路资源,不过,拥堵却不一定是因为我。举个例子,现在的高架桥上时常堵车,要知道,我可上不去,道路拥堵,是因为车太多。随着郑州的大发展,路面上的车辆越来越多,如果您开车,一定会发现,添堵的元凶,往往是一些人违规变道。

  

  我们家的人越来越多了

  

  刚开始,全郑州只有我一个人,说实话,我感到很独孤。农业路、桐柏路、航海路、未来路,我一个人走了不知道多少趟。那时候,农业路没有高架,东区人很少,航海路附近的居民也不多。

  好在,郑州大发展,我赶上了城镇化的红利。上述路线沿线,高楼早已拔地而起,人气旺了。再后来,可喜的是,我又多了好几个亲弟弟。

  2014年1月26日,连接高新技术开发区和主城区的主线B2路开通,至此从郑州高新区到郑州东站(高铁站)只需一元。

  2014年6月26日,串联市区三环的主线B3路开通,让郑州成了首个“双环双快”的城市。

  2016年1月26日,贯穿城市东西的陇海路主线B5路开通,让一条市中心贯穿东西城区的快速公交走廊走进市民生活,同时首次采用中央岛式站台设计,开启郑州BRT“同台双向”免费换乘时代。

  2016年4月28日,B6路开通试运营,打通了秦岭路、长江路等城市干道,在市区2环和3环间形成环线运营。

  到现在为止,我们快速公交家族已实现了从“单环”到“双环”、从“一主八支”到“五主六十三支”的跨越式发展,形成线网覆盖郑州8个行政区的“双环+支线”的快速公交体系。用小品演员孙涛的话来说,“我骄傲”。

  我还有个堂兄弟,他个头比我大,也比我长。他是2013年12月28日出生的,人们喊他“地铁”。我听人说,公交都市中,要以城市轨道交通为骨架、快速公交为骨干补充,我们的目的很明确,怎么方便市民怎么来。

  

  “大辫子”弟弟你在哪儿

  

 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马上要有新弟弟了。今年3月份,在2017年郑州市交通重点项目工作推进会中,农业路快速通道工程BRT无轨电车供电工程位列其中。

  该线路西起瑞达路西侧附近的雄鹰路(规划路),东临郑州东站,单线全长约20公里,全线架设供电接触网的路段为高架路段,长约13公里,其他路段车辆脱网后,采用电池驱动行驶。

  昨天,我从郑州公交总公司得知,农业路(南阳路至中州大道段)地面部分即将完工,快速公交站台也建设完成,且为中央岛式站台,可实现同台双向免费换乘。看来,又要有人喊我哥哥了,希望能在生日那天见到他。

  郑州B1路公交车小红

  2017年5月23日

  (本版文字:河南商报记者 吴智星)